8.21.2007

劣幣驅逐良幣-生質能源的隱憂

就如同過去我們看到植物打造的賽車有感而發談到過的「生質」過頭可能就是適得其反,最近又有一些數據 (下圖) 支持我們杞人憂天的看法,或許也提供了推廣生質能源的政策上不可無限上綱的界線在哪裡的線索。

這是一個 30 年的推算數據,不管是生質酒精或生質柴油,每公頃作物所轉換成的生質能源在減輕化石燃料所釋放到大氣中的溫室氣體,二氧化碳量上都遠不及把同面積的農田復育成森林,無論熱帶或溫帶。當然,如果為了製造更多的生質能源而再去伐木闢地,用不著贅述,劣幣驅逐良幣,這損失的機會成本自然不是多高超的生質能源科技所能弭平的。

假如這些推算的數據是正確的,邏輯上,提升化石燃料的效率後放棄闢地開發生質能源而拿這些土地來復育森林才是減輕溫室效應最有利的做法。但實際上不太可能全然如此的因素在於我門開發生質能源並不是那麼單純只想用來減緩全球暖化的速度,大部分的動機還是偏重在獲取多元的燃料。

這就好像,如果不是我們需要肉,大可將所有的牧場都種樹變成森林,也不需費心在處理實際上無關痛養的牛糞上。

1 則意見:

22.8.07, helenna 提到...

如果我們有一支化腐朽為神奇的仙女棒就好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