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2007

腎盂輸尿管連接處阻塞,結案

前前後後一年多的時間,從不懂、到了解、再到找著有能力處理的醫生,最後到現在我一點都不想再聽到有關「腎盂輸尿管連接處阻塞 (Ureteropelvic Junction Obstruction, UPJO)」的事情,它總算還是將成為過往就此結束。昨天帶著小孩去義大醫院做超音波追蹤,腎盂水腫完全消失了,表示可以正式揮別過去一年多來奔波醫院的生活。

腎盂輸尿管阻塞根本與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 2005.12 -2006.06:出生到六個月,在奇美醫院做了無數次的腎臟超音波與腎功能核醫檢查。
  • 2006.07:在永康奇美醫院進行第一次手術。
  • 2006.09:因為 Double J 導管而發生急性腎盂腎炎。
  • 2006.10:門診手術拿掉 Double J。
  • 2006.10:腎水腫復發。
  • 2006.12:移到義大醫院,做了磁振泌尿道造影 MRU
  • 2007.01:在義大醫院進行第二次手術
  • 2007.03:門診手術拿掉 Double J 導管。
  • 2007.04:追蹤一個多月,腎水腫消失。

回顧這段過程,在沒有充足的檢查數據下,就任由醫師用百分之四五十的機率 (幼兒先天性腎積水有 40-50% 是 UPJO 造成) 把我們的狀況當做腎盂輸尿管阻塞處理,白白讓孩子在奇美醫院多挨一刀是父母親難辭其咎的疏忽。事後,我也在想,如果當時做了那麼多次的血液尿液檢查裏,有個生化指標可以參考輔佐判斷就好了。

將來可能真的會有。埃及的科學家發現腎盂輸尿管阻塞的小孩尿液裏的內皮素 (Endothelin-1) 含量比正常小孩、尿液逆流或腎結石的病童都來得高,而且內皮素的含量會隨著阻塞的狀況被治癒後慢慢回復到正常值。如果配合腎功能指標-肌酸酐 (Creatinine) 含量,這個檢查方法用在一歲以下的小孩敏感度與專一性都高達 100%,也就是幾乎不會有錯判的狀況。這個結果發表在泌尿學期刊

對我們來講,這案子解開在於找出輸尿管與大腸發育時相連的畸形,卻結案於豐富了我們不少腎盂輸尿管阻塞的知識。

2 則意見:

2.5.07, 刺客ㄚ昌 提到...

那有點不了解了 ?
到底是什麼原因發生這意的情形 ??
因為看你寫來好像從頭到尾
都是白開了一刀??

3.5.07, scipao 提到...

第一次開的刀沒有找到病因,所以開完後馬上就復發﹔第二次找到原因,手術後自然就復原了。

如果可以一次就找到問題點,那麼第一次的刀是不是白挨的呢。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