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2.2007

In the long run, 瘦肉精 are all dead.

我不敢在消費供需之間替瘦肉精這樣的結果說上一句閒話,但好在我已多年不吃肉,倒是毋須學會如何在市場上辨識豬是吃什麼長大的專技。不過,就我來看,套一句經濟學家 Keynes 的名言 "In the long run, we're all dead.",瘦肉精最終還是會消失的,如果豬農也有什麼肥肉精之類東西的話,也是。

倒不是什麼經濟理論會來證實這一點,只是純熟操控生物體基因的技術最終會凌駕這些有害藥物。

簡單來講,肥中自有肥中鼠 (上圖),我們以為拿掉 leptin 基因後變得大吃大喝毫無節制的老鼠已經是最胖的老鼠了嗎? 不見得,再轉殖一個 adiponectin 基因進去,他會更輕而易舉地把脂肪堆積在皮下,還可以更肥的。同樣的,難道再也沒有比 myostatin 缺損的肌肉怪更強壯的嗎? 只是再增加瘦肉而已,我們有 follistatin 基因,這一點都不難

那還等什麼呢? 等我們不覺得像這種基因改造牛豬羊比瘦肉精可怕時點頭讓牠上市? 重點還是在 "In the long run, we're all dead." 的前文:

Long run is a misleading guide to current affairs. 長期的說法是對現狀的誤導。

1 則意見:

2.9.07, helenna 提到...

沒錯
當我先前看到這類新聞時
我也是這樣想法
有默契唷!!^^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