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2007

methyl salicylate 酸痛藥膏致死

因為自己一直都在這個遊戲場上,所以每當一個長跑好手突然間辭世,我總會感到異常惋惜。而整整調查了兩個月,這位健跑的女高中生 Arielle Newman 的死因才水落石出,同時也成了有史以來第一件抹酸痛藥膏致死的案例,更令人不勝唏噓。

當然,酸痛藥膏要塗到死不是不無可能,只要你耐得薄荷帶來的另一種疼痛感。以 Newman 可能使用的奔肌 (BENGAY) 藥膏而言,一瓶 2 盎司算 60 公克,裏面 30% 的有效成分 Methyl Salicylate 大約佔 18 公克。而據估計 Methyl Salicylate 對人類的半致死劑量 (LD50) 大約是每公斤體重 0.3 公克,也就是說體重 50 公斤的人,只要吃下 15 公克,有一半的機率會死。在各種酸痛藥膏普遍加強滲透與吸收效果之下,用抹的可能也不會比吃的差到哪。Newman 可能一次抹掉一瓶奔肌? 不得而知。不過,可能為了好的表現,她確實不只塗抹一種藥膏,甚至也貼了藥布來舒緩酸痛好應付緊密的練習。

這是一個值得運動員警惕的例子,不管是用藥或是對成績的態度:用藥上,除了確實遵守仿單上的指示之外,搞清楚藥裡面含有什麼東西也相當重要,像什麼狗皮膏、辣椒膏拉拉雜雜的只要是衛生署核准的,都可以在衛生署的西藥 、醫療器材 、 化粧品許可證查詢輕鬆找到資料;成績? 是啊,運動員整年度賺來的全身酸痛不就是為了要拿來換那一塊設計得漂漂亮亮的破銅爛鐵。就我個人跑步這幾年來的感覺,酸痛就是刻畫在肌理上努力的記錄,慢慢的,我已經不習慣把它抹掉了。

2 則意見:

13.6.07, helenna 提到...

運動員的生涯本來就比較短暫

任何過與不及
往往都會留下傷害

這調控...更需要經驗與專業的幫忙

才能發揮實力
不會留下遺憾

13.6.07, scipao 提到...

麻煩的是像我這種乏人照顧的業餘的,土法煉鋼胡搞瞎搞。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