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2007

原來如此

自去年 12 月 15 日做完 磁振泌尿道造影 MRU 檢查之後,便一直邊等待一邊調適面對可親將進行第二次手術的心裡準備。


上週,臨行前一個小時,突然接到保母通知可親發燒,手術不得不延後到確定沒有再發燒才能進行。整整延後一周,就在昨天中午,我看著他在手術台上哭著被麻醉過去。六個小時內醫師兩度請我跟媽媽進到手術室內解釋病情。


原來這個先天性水腎最可能的原因是輸尿管長著穿過去大腸。聽過醫師解釋之後,我們同意他會同大腸直腸外科的醫師把輸尿管跟大腸各自分離後再接合起來。


原來如此。


如果真是這樣,當初在奇美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信心滿滿告訴我們這種水腎一定是腎盂輸尿管接合處狹窄造成的說辭,正是可親白做一次手術的巫符。輸尿管前後都重新修補接合了,就是沒發現中間跟大腸黏在一起。


這一部分的錯也在我們,當初太相信奇美醫院輕薄的檢查,再加上在網路上獲得的相關資訊大多把小兒水腎的病因指向腎盂輸管狹窄,以腎盂重建手術治療。


原來如此,希望這次是真的。

2 則意見:

15.1.07, chesh 提到...

希望小可親順利恢復。

平安!

15.1.07, Jas9 提到...

希望吉人天相

張貼留言